柳州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枪荡三界 第252章 安心上路

发布时间:2019-09-25 20:52:55 编辑:笔名

枪荡三界 第252章 安心上路

“时间已到,双方就位,生死战开始!”

随老者冰冷沧桑的声音落下,就见阵法符瞬间璀璨无比,从擂台四周泫然激射而出。

李辰用兽语和银狼略作交流,那小家伙摇头晃脑间模样喜人,一时间似乎为能和主人直接交流,而显得兴奋不已。

“嗷嗷嗷!”

仰天三声狼啸直入云霄,周身泛着炽烈地火焰迅回归枪体。

李辰目色渐渐变得冰寒,这是他进入七级星域秀水城第一战,且第一战就在生死擂台之上。这不光是代表了他个人,且还代表着水家的荣誉。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背后有着水家故意暗台炒作的可能。会不会是故意将自己一行人的行踪,故意透漏给了金家呢?

世家明面上晚辈的婚事不好推辞,借自己之手,除去这个无赖,也有可能是为了消弱对方家族嫡系力量。

他们通过操作让这一切阴暗,自然的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这何尝不是局?

自己一人身处江湖,何尝又不是局的棋子呢?江湖,让人向往而又凄烈的地方,而现在跌跌跄跄间却是身不由己!

有些事无谓对错,飘到哪里?那里就是你的归宿!

此一战自己就会被打上水家弟子的标签,以后恐怕别的世家对自己也会多加防备,这一切能由自己选么?

握着手银枪缓缓站立起来,目色凝重的看着对方。

暗叹既然自己现在只能做别人的枪手,那就果断地做下去,有些事付出是那么的必然!

对方依旧那般洒脱的傲然挺立,似乎连拿出武器对付眼前的李辰,都认为是那么的不屑。

“自大是会付出代价的朋友,今天,我送你上路!”

李辰低低的沉吟一声,似乎在自言自语着。随着话语落下,就见其全身一颤间,气息瞬间外放。

银枪已然光辉刺眼颤抖不休,衣衫咧咧处黑发自扬,周边五米突兀间气流自然嘶鸣而起。

“凌霄一刹!”

一声沉喝间,银枪泛着炽烈的银芒,枪尖处喷吐着五米枪芒激烈的翻滚不休。就见一道燃烧着火焰的灰金色劲气,裹着雷电爆裂之声,撕扯开前方空间萧然激射而去......

对方本意是不愿出器,就想徒手将这个他看来疲弱不堪的家伙撕碎。

此间,见得如此锋锐、诡异、狂暴的劲气,携带着毁天灭地之威,席卷着飓风波动向着自己袭来。

一时间目色仓皇,惊恐的眼神里泛着悔恨之意,瞬间召唤出一把青色长剑,挽起道道剑华将自身包裹在内。

“靠!这是哪来的变态,这般诡异的劲气还是第一次见到。”

“啧啧!有看头,忽然觉得这小子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啊。”

“金三也有害怕的时候?这是要全力防护,硬解对方这一招么?”

“这小子不凡,那气息我感觉不是境界所能掩盖的,这攻击好似有着变化,武技也非平常。”

“好!好帅,我喜欢。”台下观看之人一时间议论纷纷,目色微凝,都是不经意间说着自己的各种感受

枪荡三界  第252章 安心上路

擂台上两人相距不足五十米,只见那灰金色劲气光团,在行进过程就似一把放大了数十倍的银枪,劲气化形!就在距离对方不足一米之时,见李辰将那斜指苍穹的银枪,不经意的向地面轻轻下拉,直至擂台地面。

“唰!”

随着劲气光团接近对方剑芒的瞬间,就见那灰金色枪芒突兀的幻化成无数蓝色星球,恍若自九天垂落般轰然将对方包裹在内。

“轰轰轰!”惊天炸响此起彼伏。

“嗷啊!”凄厉的惨叫爆燃起。

“咻!”对方如被不可抵御的重器撞击一般飞射而出。

“咣!啊!”撞击在百米之外阵法符之上,随之再次爆出杀猪般的嘶吼声。

“轰!”金三被砸在阵法地面,溅起少许石硝和血水声。

李辰细细感应着对方气机,这一次他使出了七分力,一个是试验一下银枪的威力。再一个就是试探一下刚提升的功力,断没有能将对方击杀或重创的打算。

可悲的是对方过于自信,在那种无知的自信下,竟然没有使出劲气对抗。而是傲慢的想要以防护来化解,李辰这个荒祖传人的犀利攻击。

试想十米外的劲气爆裂和切身的劲气爆裂,哪个更强?何况李辰那灰色的劲气里,饱含着龙之力、雷之力、风之力、石之力等。

这些都是被荒之力所同化后,凝聚出新的大荒之力。

再加上他本身具有火属性、金属性,还有后来九道门吸收过常人难以企及的九种属性。更难的是他早已具有了一丝,时间之力和空间之力。

这些昔日的沉淀和积累,加上青龙前期在他体内,融入的一丝尊者武道感悟和精华。

试想现在的李辰到底底牌在哪里?恐怕除了青龙,连李辰自己都没有搞清楚过!

擂台下寂静无声,少顷后,惊诧之声席卷如潮!

“这......结神境八重天全力抵抗,竟然是抵抗不住对方劲气轰击?”

“变态!有一个变态!仔细看那金三受伤破裂之处,看到么?”

“啊,竟然是寸寸腐烂?这是何等的劲气?这是何等妖孽的武技?”

“此子必是水家精英地主,今日事,金家折损一懿!”

“这个弟弟的枪好硬,好犀利,姐姐喜欢。那感觉,就像是一下子连妾身都给搞软了,不行被他彻底给征服了。小妹,扶着我些,我感觉站不稳了都。”

台下人声鼎沸,犹是炸了锅一般。好多爷们目色微凝,色厉内茬。少妇此时目色殷红,浑身颤栗间有些不能自禁。

再说擂台上,随着金三身体犹如断线的风筝般,狠狠撞击在阵法符之上。

那处阵法当时都是向外凸出少许,变了形。在阵法强大的力量补充下,反作用力再次将金三轰击回擂台。

只见鲜血横流间,阵法上都是将近一米的血痕,血珠顺着符线路徐徐下滑。

金三怨恨不甘的捂着胸口,当那劲气如枪般袭击而来时,他感觉舞动九品宝剑完全可以抵挡,对方攻击并不是很强。

但在那即将接触的刹那,幻化为无数的星球之力直至将自己淹没包裹,反复爆裂之下,他感觉就似有亿万只九级火狼,在不停的吞噬者其所有的劲气,直至破除了自己的防御。

那诡异的力量,依旧锋锐无比的像亿万匕首,狠狠的同时戳进自己身躯。

这一刻,他知道这一次自己完了,他已经没有足够的劲气来抵御这般攻击。

那劲气包含着吞噬、腐蚀、破坏、切割等他难以言喻的恐怖,那种撕咬和吞噬犹如来自地狱的怨魂厉鬼!在无情的吸收着自己的生机,直至被全部消耗殆尽。

忍受着难以言语的吞噬,目光看向李辰。

按理说他和对方无冤无仇,对方那一击显然也没有尽全力,只是攻防兼备的一击,断然不可能伤到自己。

但现在这般境地全是自己咎由自取,夜郎自大近身防御招致的结果!

对方依旧没有出手要了自己性命的打算,只是惊诧的也在琢磨着什么,没有趁机将自己绝杀。这在生死擂台战上,已属留情!

武者间能给对方临死之际,留有一句话时间,已属难能可贵,也算是行的光明磊落!

可能连对方都没发现,自己生气已然不多了吧?无尽的悔恨在此时是何等的不甘?

李辰静静矗立,他感觉到了一丝奇妙的力量,在向着自己徐徐飘来。

有一部分被银枪吸纳,有一部分没入了自己躯体,体内血肉、骨骼、经络和那些泛着迷蒙之光大荒之力,在一明一灭间欣然的将其自动吸收,归入灵力海。

这是......这是在吸收对方劲力么?这难道与大荒之力有关?还是与那明黄色的尊者之力吸收有关?

搞不清,此时也不是搞清的时候,待下来再问青龙就会知晓。

依旧平静的盯着金三垂危之态,他依旧在不断的咳血,那血泛着刺眼的殷红,冒着热气里掺杂着稍许气泡。每个武者都有不甘,他相信对方没有这么不堪,他是输给了自己的无知和狂妄。

银枪依旧在吸收着他能感觉到枪体的欢欣,自身也在同化着场内的劲气,对方已然是必死之人,自己无需再施暴虐。

只不过处于不同的阵营罢了,何必呢?

男人喜欢追逐自己得意的女子,这是天分使然,能有什么事比命更重要呢?

自己今天断然就是水家的一把枪罢了,比方得恰当些那就是让人家,如臂挥使了一下,然后打上水家武者的标签而已!

这世间能够掌控命运的人,又能有几人呢?强大如星主水涛作为武者,被围攻的话也许只是眨眼间,就会灰飞烟灭。

“你.....哎!我不怪你,要怪只能......怪自己。兄弟,是个爷们就来一下.......送我上路,给哥们一个.......痛快!”

金三这会泛着黯淡的眼神里,竟然是愉悦的解脱。

断断续续地说完这些,努力仰头看着虚空,泪水迷蒙了双眼。似乎在这一刹那,他已然魂游界外,显得是那般的超脱自然。

李辰朝对方郑重拱手一礼,平静道;“安心上路!”

随即,抖袖间一道金属性光华闪过,那处已然变得血雾在弥漫.....请访问:

黄石治疗早泄医院
黄山好的男科医院
黄山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黄山男科
黄山男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