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位母親聯手尋子18年曾幫他人找回孩子組圖

发布时间:2019-10-12 16:40:29 编辑:笔名

  雷万珍:我们永远都不会放弃一定要找到他還有就是一定要把張天棒抓到起我们对他的恨,可能会延续几辈人

  张培群:去年听人说儿子被拐卖到广州,过得比我们好不晓得是不是真的但只要他真的过得好,我也不想再找回来了

  罗章玉:我年龄大了,都60多岁了,没有那么多精力去找儿子了只要晓得他还活着,只想让他看一看这几本他爸爸留下的日记

  今年6月初,两名来自重庆江津白沙镇的妇女,出现在陌生的广州街头她们手握发黄的照片与寻人启事,试图寻找走丢的自家儿子

  给她们提供消息的,是同样来自白沙镇的雷万珍三人的儿子相继在1991年至199 年之间被拐走20年的寻子路,充满艰辛和荆棘,但哪怕只要有一丁点消息,她们都会毫不迟疑,随时再次启程

  6月4日,罗章玉和张培群出现在陌生的广州街头,她们随身带着几张发黄的照片,和这些年来寻子的资料上月,远在重庆的她们得到消息:18年前,一名来自白沙镇的三四岁男孩曾被带到广州海珠区沥滘大沙村,一度无家可归为此,两位母亲一起来到广州寻找孩子

  漫漫寻子路

  罗章玉说,她们得知,199 年初,海珠区沥滘大沙村一位村民收养了一个男孩,后来,收养家庭无法为孩子上户口,还影响了自家在乡里的分红,于是在1996年前把孩子送去了福利院,从此音信全无但据可靠消息,男孩当年大约四五岁,明确来自重庆江津的白沙镇

  虽然孩子只有一个,但两位妈妈都不约而同地燃起希望:也许就是我的孩子

  随后,她们去了大沙村村委,可是村委都换过好几届了,现在的人根本不知情,两位母亲到附近派出所报了案她们前前后后跑了大沙村和沥滘三四遍,由于语言不通且事隔多年,奔波了4天仍一无所获

  罗章玉听村民说,孩子199 年到达大沙村,当时这里仍是一片农田而今,大沙村已经面目全非,很难再找到当年那户收养男孩的人家

  看一眼就知足

  6月8日一早,张培群匆匆忙忙上了火车,要赶回重庆由于自己外出寻子,家中80多岁的婆婆无人照料,摔倒在地后离世了悲痛欲绝的张培群把儿子的照片留给罗章玉,回家奔丧

  寻子近20年,手中仅存的几张照片已经渐渐褪色,就算孩子最终找回,恐怕也是相见不相识 我只要看一眼就知足了知道他过得快乐幸福,就把他当作是嫁出去的女儿 张培群说 如果他在别人家生活,我也不想把眼泪流在别人家里

  只有一个女儿的罗章玉说, 我妈妈和老公都因此而抱憾离世,我能在有生之年再见他,问问他生活得好吗身体怎样,那就满足了如果找到了,我不会强求他跟我回重庆,毕竟20多年没有感情联络,由他自己选择吧逢年过节打个回家就够了

  几天之后,一无所获的罗章玉也失望地回到重庆,此时张培群刚刚为婆婆办完丧事她们说,已经不记得这是多少次外出寻子了,虽然希望越来越渺茫,但她们从不曾放弃, 就像蚂蟥一样,听不得水响(线索)

  个母亲的同盟

  张培群说,这次为她们提供消息的,是同样丢失了孩子的雷万珍儿子失踪那一年,雷万珍结识了同在白沙镇的罗章玉和张培群罗章玉的儿子1992年丢失,张培群的儿子1991年走丢 个同病相怜的母亲,结成了寻子同盟

  一旦得知哪里有被拐儿童的消息, 位母亲之间都会互相通知,每个母亲手里,都有其他孩子的相关资料和照片,方便她们在各自寻子途中比对

  今年5月,雷万珍得知张天棒在广州的消息,急忙和丈夫一起赶往 结果听说他涉嫌欺诈被抓了,我们没有见到人 在广州寻访期间,雷万珍得到了10多年前有白沙小孩被收养的消息,于是通知了罗章玉和张培群, 感觉更像是她们的孩子

  随后,罗章玉和张培群赶往广州 位母亲的寻子故事,浮出水面

  18年追凶 耗尽家财不放弃

  故事1

  雷万珍坚持认为,自己的儿子张俊,是被人拐跑的在儿子失踪后第7天,她收到了一封勒索信,从此开始了长达18年的寻子追凶路为此,雷万珍给之后出生的女儿取名张天仪 纪念儿子,也要记住仇人,一定要抓到他

  收到一封勒索信

  6月17日中午,江津白沙镇暴雨过后,天气闷热

  雷万珍和丈夫张奎就是在这样的气氛中出现的,脸上看不到一点表情18年前的6月8日,儿子张俊吃过午饭,像往常一样跟父母道别,背着书包前往聚奎中学附属小学雷万珍清晰地记得,儿子那天吃饭时,白底花的的确良衬衣上沾了油

  但儿子没有走到学校,他在上学路上失踪了雷万珍和丈夫发动了几乎所有的亲朋,四下寻找,但都没有结果

  6月14日,儿子失踪7天后,一封信寄给了雷万珍的丈夫张奎

  张老板:请把伍万伍仟元人民币全部是10元至一百元的扎成五叠成交地点及方法:见信起于6月12日提上用几层密封好的现金坐下午2点火车到油溪下车,顺着铁路到古家陀方向,走到时自会有人接你,如果不遵从条件,跟公安局和其他人合作,被我发现一定不会有好下场 所以不要闹得大家不好,孩子自会给你,如果不听从这一切,后果自负,孩子的性命,全在你一念之间署名:龙露天下

  18年过去了,雷万珍完好地保存着这张信纸和信封,没有丝毫的破损

  从邮戳看,信是6月9号从白沙镇寄出的但拿到信的时间,跟对方约定的交易时间,已经过了2天雷万珍和丈夫从此坚信儿子是被拐走的,他们随即再次报案

  幺爸 是嫌疑人

  白沙镇位于重庆西部,雷万珍和丈夫在白沙镇的高屋乡,办了个放生塑料厂199 年年初,一个叫张天棒(外号)的20岁年轻人,从油溪回到高屋张天棒曾在放生塑料厂打工2年,与老板张奎认作兄弟,儿子张俊喊他幺爸

  张天棒回来后,又在一家官仓塑料厂打工,张天棒偷了另外一家塑料厂的原料,打算卖给张奎,但张奎拒绝了,还告诉了那家塑料厂的老板张天棒从此怀恨在心,当着修厂房的工人的面发狠话,要弄张奎的儿子当时在场的工人周书容,在1994年5月2 日的检举材料中,证实了这一点

  但事发后,张天棒消失了雷万珍和丈夫从此认定了张天棒就是拐走儿子的人

怎样改变o型腿型
动脉粥样硬化如何用药治疗
老年动脉粥样硬化吃通心络好吗
心肌梗死支架治疗后可以吃通心络吗